Luna暴雷事件后受害者维权的法律思考

Luna币的暴雷可谓是币圈史上最大的“黑天鹅”。2021年初时Luna价格不到1美元,在短短的四个月内,价格就飙升到119美元,而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。然而就在5月初,Luna价格却跌至0.00018美元,400亿美元市值瞬间蒸发。

那么是什么造成了币圈地震?Luna币的投资者,特别是对于国内的投资者又该如何进行法律维权呢?

一、Luna币的“死亡螺旋”

(一)Luna币的由来

提到Luna币,就离不开UST币。UST币由韩国人Do Kwon创立、Terra团队开发出来的一种稳定币。UST币与美元挂钩,二者1:1的锚定汇率。

为了维持这种稳定,该团队创造出Luna币。无论Luna币的市场价格是多少,投资者始终可以用总价值为1美元的Luna币转换成一枚UST币。完成转换后,相应数量的Luna币则会被销毁。

当UST币上涨时,投资者可以通过购入Luna币后转换为UST币,再售出UST币来套利;当UST币下跌时,投资者可以购入UST币后转换为Luna币,再售出Luna币来套利。在这一过程中,无论UST币的价格上涨或是下跌,均可通过Luna币的增减来实现UST币的稳定。

(二)“死亡螺旋”风险

在这看似稳定的结构中,隐藏了重大的“死亡螺旋”风险,即当UST币的价格跌破1美元且长期未恢复时,大量投资者会买入UST币转换为Luna币,Luna币供给量的大幅上涨导致Luna币值大幅下跌,引起更多投资者抛售Luna币,Luna币价格进一步下跌,UST币的最后结果就是无法继续稳定。

为避免“死亡螺旋”的发生,Terra团队推出了Anchor协议并成立了Luna基金会(Luna Foundation Guard)。Anchor协议用以存入和借出UST币,并以高达近20%的年利率吸引用户持有UST币。Luna基金会则备妥资金购买BTC,将BTC作为UST币稳定的坚实后盾。

(三)触发“死亡螺旋”

然而,自从Luna基金会购买10亿美元的BTC作为储备基金时,就已经被Citadel Securities(城堡证券)设为狙击目标。

2022年5月初,Citadel Securities设好看空Luna币与BTC的仓位,然后趁着Curve 这个DeFi存款帐户准备将3pool(USDT, USDC,DAI)改为4pool(USDT,USDC,DAI,UST)中间流动性变低的同时,用3.5亿UST币投进Curve,导致UST币价格脱钩。而因Luna币与UST币为双币机制,大量UST币被转换成Luna币,导致Luna币价被稀释,UST币脱钩又引发挤兑潮,造成Luna币又被转换更多,进入死亡螺旋。

这时Luna基金会为了救Luna币,变卖之前持有的BTC,导致BTC也跟著下跌。Citadel Securities所设的Luna币与BTC的空仓盈利至少10亿美元,导致大部分的币都因此而下跌。

2022年5月16日,Luna基金会发文称,为救市其BTC储备几乎全部耗尽,其所持有的80394枚BTC目前只剩下313枚。

二、投资者维权的法律分析

数百亿美元在短期内蒸发,投资者亏损巨大,笔者立足于基本法理,结合Terra团队近期的动向,就投资者维权思路作出如下法律分析:

(一)Anchor协议及利率调整是否有效

2021年3月,Luna基金推出Anchor协议,确定了年化近20%的固定利率。正是依靠如此高的年化利率,才将投资者锁定在UST币上。而公布的数据显示,UST币存款只有20%左右能够成功借贷出去,收入完全不能覆盖高额利息,只能消耗UST币存款来支付高额利息。当贷款收入不能覆盖支付存款利息,只能消耗存款来支付利息时,不免让人质疑其是否构成庞氏骗局。

2022年3月24日,Anchor Protocol关于“根据收益率储备的波动将收益率调整为半动态利率”的提案获得通过。2022年5月初,Anchor Protocol 正式启动半动态收益利率,利率降为18%。而这正是Luna币下跌的阶段,利率的下降,也破坏了投资者信心,引发挤兑潮。这一挤兑的开始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,一发不可收拾。

Anchor协议本质上类似于银行的存款和借贷协议,在存在庞氏骗局可能性的情况下,我们法律工作者要对Anchor协议的效力打一个问号?也就是说,法律上,Anchor协议本身是不是合法有效,是否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生效规定?

同时,协议的变更均需协议双方达成一致,Anchor Protocol在已明确固定利率情况下仍变更为浮动利率,尤其是在已发生挤兑的情况下仍降低利率,投资者的权益是否得到了充分保护?这一点也要进行法律上和原有协议上的论证。由此可见,Anchor原有协议及后续利率调整的效力都有待商榷,需进一步法律分析。

上述的法律分析不但要考虑Anchor协议的注册国法律以及Anchor协议适用条款的效力等诸多因素。

(二)Anchor协议的具体约定及Luna基金的救市义务

作为Terraform Labs资助成立的非营利组织,Luna基金建立储备机制,用以在不利的市场条件下更好地保护UST币,确保其与美元挂钩,并且资助 Terra 生态系统的发展。

Terraform Labs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o Kwon 就曾表示:“Luna基金的任务是持续支持 Terra 稳定币的锚定稳定性和为Terra的建设者提供支持的生态系统发展,为去中心化货币的增长和可持续性提供了一条新的途径。”

正是基于Luna基金的使命和责任,投资者在当下的困境中对其提出了救市和补偿的要求。2022年5月初,为了救市,让UST币重新恢复和美元的挂钩,Luna基金已经抛售了价值超过30亿美元的BTC,但仍未能挽回。

2022年5月16日,Luna基金在一系列推文中表示“基金会正在寻求使用其剩余资产来补偿剩余用户,首先是最小的持有者”。

虽然目前Luna基金仅剩余313枚BTC、39914 枚BNB和其他资产,其中价值最高的313枚BTC价值也仅为约950万美元,与Luna投资者的巨额损失相比,可谓是杯水车薪,但是现已明确提出Terra2.0链愿景统一提案,仍在采取措施救市。

救市的同时,作为法律人,我们考虑的是如果一旦救市不成功,Luna币的设立者是不是违法,存在刑事违法行为,以及具体分析Anchor协议的相关约定,来要求Luna基金承担相应的赔偿或者补偿义务。

目前,韩国尚未制定《数字资产基本法》或相关法律,但据韩联社披露,韩国金融委员会和金融监管局已开始就Luna币事件进行紧急动向检查,要求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详细资料,包括相关交易量和收盘价的现状,持有的投资者数量等信息,并要求提供相应对策和措施,判断下跌原因。

最新消息则是,韩国金融证券犯罪联合调查组正式对Terra崩盘事件启动调查,调查对象包含创办人Do Kwon、Shin Hyun-seong,以及Terra团队的核心成员。

笔者将密切关注韩国官方对于Luna币事件的处理动向,并将继续就Luna币事件发布法律分析文章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five × 3 =